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凉茶

我曾经风华正茂,我曾经豪情万丈!

 
 
 

日志

 
 
关于我

从85年开始投身教育, 教书育人已经二十多年, 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 可不知为什么, 越教越感到困惑!

网易考拉推荐

人工冬眠:让癌症临终不再痛苦  

2016-05-30 08:54:04|  分类: 人生如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凉茶

人工冬眠:让癌症临终不再痛苦 

《东方早报》2016-05-14     A06-07版

身体周刊记者 罗燕倩


    今年年初,被癌痛日夜折磨的母亲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丽琼最终选择了“人工冬眠”的方式送母亲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关于这个疗法,有些不那么了解的人评价说涉及伦理问题,也有人说很人道。丽琼却坚信,对于饱受病痛的妈妈,可以平静走完最后一程,是一种幸运。

    很多癌症病人在非常痛苦的状况下离世,常常成为亲友挥之不去的阴影。对于进入临终期的癌症末期病人,人工冬眠疗法可以让病人没有痛苦,但病人离逝并不是因为人工冬眠,而是因为疾病本身。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宁养院主任沈伟强调,人工冬眠不只是减轻病人的疼痛,保证生命质量,有时还起到了延长生命的实质性作用。当然,这种疗法的使用有着严格的指征。

   

人工冬眠:让癌症临终不再痛苦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当生命走到尽头,每个人都希望平静而无憾地离开。


    人工冬眠

    人工冬眠疗法,目的在于减轻机体的过度应激反应,使机体暂时处于冬眠状态,以降低代谢,让细胞免于遭受严重损害,为原发病的治疗争取了时间,提供了机会。随着国外舒缓治疗理念的不断更新,冬眠性药物开始应用到晚期癌症病人临终期的镇痛治疗中。

     

    2013年是上海女白领丽琼(化名)最不愿意回想起的年份。那一年,从医30多年的母亲被诊断出患有肝内胆管细胞癌,这种恶性程度相当高的肿瘤,如果不及时手术,生存期可能只有半年;即使手术,大部分病人也在两年内复发。时至今日,丽琼仍清楚地记得听到这消息时,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无力动弹,内心满是彷徨和绝望。

    坚强的母亲完成了长达6个小时的手术,可此后2年零9个月的岁月里,痛,成了母亲贯穿每日的常态。母亲熬过了多少个不为人知的日子:先后遭遇了过敏性紫癜,剧烈腹痛;数次胆道感染,连续一周高烧40℃,剧烈腹痛;两次脊椎压缩性骨折,卧床4个月,整夜腰痛;先后放疗45次,恶心胃痛。

    今年年初,被癌痛日夜折磨的母亲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万幸的是,在最后的日子里,没有像很多癌症病人那样被动地接受一些“待遇”:过度治疗和治疗不足。广东凉茶

    有些病人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仍在接受创伤性的治疗,这便是过度治疗。而另一种极端则是治疗不足,病人受到的痛苦和不适直到死亡也没有得到充分的解脱。

    丽琼最终选择了“人工冬眠”的方式送母亲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当“冬眠”药物缓缓注入母亲体内,被癌痛折磨得狂躁不安的母亲渐渐平静下来,呻吟声逐渐微弱,两年多来都不曾舒展的眉头终于缓缓展开,呼吸也变得缓和很多。50个小时后,母亲停止了最后一次呼吸。她的样子平静、安详。

    关于这个疗法,有些不那么了解的人评价说涉及伦理问题,也有人说很人道。丽琼却坚信,对于饱受病痛的妈妈,可以平静走完最后一程,是一种幸运。“我认为,我作出了令妈妈欣慰的选择。”

    心理社会肿瘤学缔造者吉米霍兰教授曾说:医学不仅仅是装在瓶子里的药!不仅仅关注“人的疾病”,更关注“生病的人”。诚然,当有一天生命的历程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平静而无憾地离开这个尘世。

    或许这便是冬眠性药物最初被应用于临终期癌症末期病人治疗的初衷。冬眠性药物具有强有力的中枢神经保护性抑制作用,能使机体沉睡、降温、代谢率降低、耗氧量减少。对于进入临终期的癌症末期病人,人工冬眠疗法是一种治疗手段,用了以后,病人没有痛苦,很平静。但病人离逝并不是因为人工冬眠,而是因为疾病本身。

    不过,这种疗法的使用有着严格的指征,是为了帮助病患缓解痛苦,最大限度保持他们的尊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宁养院主任、上海疾控中心胃癌专题组秘书沈伟强调,人工冬眠不只是减轻病人的疼痛,保证生命质量,有时还起到了延长生命的实质性作用。


人工冬眠:让癌症临终不再痛苦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大场医院病房,护士在照顾癌症病人。(身体周刊记者 张新燕 图)


    癌痛的折磨

    在母亲离世两个多月后,丽琼撰写了一篇名为《上海女白领自述:我为妈妈选择了“人工冬眠”》的文章,记录下了母亲得病直至离世的点滴:

    患病的两年多里,痛,成了贯穿母亲生活的常态。忍,是她独自完成的功课。广东凉茶

    即使坚强地接受了手术,并挺过了45次放疗,但2014年母亲的癌症依然复发了,不断咳嗽、发烧、腹痛,只能常常入院治疗,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丽琼感叹道,对于重病已久的母亲而言,只是在自家床上平静地躺一会儿就已是莫大的奢侈。一个周末的午后,刚出院的母亲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轻声感叹,“躺在自己家里真舒服。今天居然肚子不痛,腰也不痛。就像从来没生病一样。”回想起当时母亲脸上的满足表情,丽琼的眼泪仍不住滚落。

    没过多久,母亲的胃口越来越差,吃不下东西,只能喝点粥,还经常呕吐。有医生说,恐怕只有2-3个月了。那阵子,家里氛围很微妙,虽然母亲每天都疼痛难忍,可在父亲和丽琼面前,却从来不谈病情。

    丽琼的母亲是位医生。医生对自己的疾病,有时清楚得可怕。有一次,母亲对一个来看自己的朋友说,“自己胸腔积水,腹腔积水,不太灵光了。” 

    进入10月,母亲高烧不断,只能频繁去家附近的医院治疗。病友们说,晚上病房的走廊上,时常能看到母亲独自散步,一个人,走得很慢很慢。却始终不愿麻烦别人,连量完的体温计也要自己送到护士台,怕护士多走一趟。

    丽琼每天下班后去医院,从背后看母亲,她才领教了何为骨瘦如柴;走到母亲身边,才明白何为腹胀如鼓。母亲总是暗自垂泪,可见丽琼来了,立刻抹了泪。

    在母亲还意识清晰时曾示意丽琼看她和朋友的微信聊天记录。粗粗瞄了两眼,才发现,母亲在微信里发了很多丧气话:“这两年我很痛苦”,“我在拖累家人……”丽琼潸然泪下,抬头看母亲,她仿佛闭目养神,却泪如雨下。“我自己的病,我最清楚,总要走到那一天的。你要理智,一定要坚强。”母亲的叮咛表达了一位癌症患者最朴实的愿望。

    今年1月起,母亲几乎已不能走动,整日躺在床上,没力气打电话、回不动短消息,平日里最爱的收音机也被扔在一边。24小时不间断的癌痛,让她变得越来越沉默。镇痛剂剂量越用越大,作为家人,丽琼感觉自己能做的却越来越少。

    有一天晚上,父亲把丽琼拉到一边说:“你妈交代我,如果她不好,别抢救,她受不了。还说,如果她走了,我们要安静一些,别哭得太大声,会吵到隔壁病人。”

    1月16日开始,癌症晚期的妈妈进入了嗜睡状态。医生说,情况不好,要有心理准备。亲戚朋友们陆续来看她,在耳边呼唤她的名字,她努力睁开眼,像刚睡醒的孩子,或是微笑,或是轻轻叫出对方名字,然后又缓缓合上眼,睡了。有时,她甚至叫不上人家的名字,就用一句“老朋友来了”,代替问候。

    虽是寒冬,母亲醒来的第一反应总是要掀掉身上的被子,但家人怕她着凉,只能找来轻薄的被子给她盖上,她又掀开。一篇从医学的角度描述临终过程的文章中曾提到,临终病人常处于脱水状态,吞咽出现困难,周围循环的血液量锐减,所以病人的皮肤又湿又冷,摸上去凉凉的。你不要以为病人是因为冷,需要加盖被褥以保温。相反,即使只给他们的手脚加盖一点点重量的被褥,绝大多数临终病人都会觉得太重,觉得无法忍受。丽琼明白,此时的母亲已不堪重负。

    这样的拉锯,持续了几天;这样的嗜睡,也持续了几天。1月21日开始,母亲几乎不睁眼了。偶尔睁眼,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嘴里只是呻吟喊痛。吗啡的镇痛效果越来越差,母亲的神志也越来越不清。

    到了下午,她呻吟加剧,每隔几分钟就强撑着要坐起来。瘦弱的身体几乎只剩骨头,那双曾无数次温柔抚摸丽琼的手,此刻却牢牢抓着她,像抓住了根陌生的救命稻草。她眉头紧锁,嘴里不停地喊着“哎哟,哎哟……”很快,手又用力将丽琼推开,力气大得出奇。挣扎几下后,像耗尽了力气,缓缓倒在床上。挣扎和呻吟,每隔几分钟,就重复一次。广东凉茶

    吗啡,已经用到了两小时一次,前不久又加上了安定静滴,这些丝毫没有缓解她的疼痛。

    头发花白的父亲涕泪交垂,搂着母亲轻声重复:“你是不是很痛啊?告诉我啊……你哪里痛啊?”一旁的主治医生也握着母亲的手,默默流泪。到了今天,母亲的痛苦,谁也没能力分担。 

    丽琼心急如焚,突然脑中出现了一个词:“人工冬眠”。前不久,就在母亲进入嗜睡半昏迷的状况后,一位经验丰富的医生告诉丽琼,癌症晚期病人,当一切止痛药都缓解不了严重癌痛时,还有一种方法叫“人工冬眠”,可以深度镇痛。母亲的一位医生朋友也提到过,两年前身患胃癌的夫人临终期用了人工冬眠,最后走的时候,他太太很平静,家人也认为“这是最好的结果”。


    何为人工冬眠

    究竟何为 “人工冬眠”?

    即使身为医生,很多人对于这种疗法也许并不熟悉。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王旭辉介绍道,严重的外伤、感染、中毒或精神创伤,均会引起过度的应激反应。适当的应激反应可以帮助机体抵抗有害刺激,但过度的应激不但无利,有时反而会火上加油,甚至造成不可挽救的地步。人工冬眠疗法,就在于减轻机体的过度应激反应,使机体暂时处于冬眠状态,以降低代谢,让细胞免遭严重损害,为原发病的治疗争取了时间,提供了机会。

    在抢救神经重症病人时,人工冬眠(Artificial hibernation)疗法应用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这种疗法文献上报道用于流行性乙型脑炎及创伤性休克。身为一位神经外科医生,多年来王旭辉在救治重症颅脑外伤、脑干出血、重症颅内感染所致的持续高热时曾应用过人工冬眠疗法。

    由于冬眠合剂I号降温效果好,王旭辉最常使用的这种人工冬眠合剂由三种药物组成——氯丙嗪、异丙嗪和杜冷丁。“人工冬眠合剂可降低机体对各种病理刺激的反应,提高各组织细胞的缺氧耐受力。在病理情况下处于异常收缩的小动脉得以舒张,微循环得到改善。机体在严重创伤和感染中毒引起衰竭时得以度过危险的缺氧和缺能阶段,为争取其他措施赢得时间,使患者平稳度过治疗期,有利于日后的康复。”

    应用冬眠疗法后,当患者耐受良好,血压、脉搏及呼吸平稳,体温逐渐下降至恒定,说明诱导成功,然后开始进入维持阶段。维持阶段每8小时应用一次冬眠合剂,使患者维持在“冬眠状态”。王旭辉特别指出,低温维持时间一般只有3-5天,必要时可适当延长,但一般不超过一周,以免副作用过多。

    随着近年来亚低温治疗的出现,冬眠合剂的应用渐渐淡出了严重脑外伤、重度感染等病症的治疗。王旭辉表示,亚低温治疗是采用物理方法将患者的体温降低到预期水平,以便治疗相关疾病。相较于人工冬眠,亚低温治疗虽然同样需要降低患者体温,但采取的是更为安全的物理降温原理,通常会让患者躺在一条冰毯上,采用冰毯机控制体温,调节脑血流、降低脑氧代谢率,从而减轻脑水肿,降低颅内压。在亚低温研究领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江基尧教授团队在国际上率先使用亚低温治疗脑缺血、脑外伤和脑出血病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研究成果。广东凉茶

    相关研究发现,低温对血压、血氧分压、二氧化碳分压、血pH值和血糖无影响。动物实验也证实,在低温环境下,实验动物的心、肺、肾、小肠也未见病理性损害。“由此可见,低温并不增加其他组织器官的损害。反而能减少不适,为抢救生命赢得时间,对患者预后有很好的效果。”王旭辉说。

    随着国外舒缓治疗理念的不断更新,冬眠性药物开始应用到晚期癌症病人临终期的镇痛治疗中。

    “冬眠性药物具有强有力的中枢神经保护性抑制作用,能使机体沉睡、降温、代谢率降低、耗氧量减少,从而帮助患者缓解痛苦。”大场医院肿瘤科主任徐晓峰有着丰富的临终关怀经验,在他的病房中,他也曾使用过人工冬眠疗法,“用药的剂量需要精准到位,既要控制好疼痛,又要让患者的身体可以耐受,更要判断好用药时期,只有患者到了最后的临终期才能采用该疗法。”

    徐晓峰强调,人工冬眠疗法必须要掌握好各种严格的指征,不可有分毫偏差。


    在“睡眠”中离开

    死亡不是骤然发生的,而是一个逐渐进展的过程。

    如丽琼母亲这样的晚期癌症病人,从医生的专业眼光分析,一系列症状说明她已进入濒死期:两个多小时里,呻吟、坐起、挣扎、躺下……在家人看来,病患在这样的痛苦中饱受折磨,其实这些是无意识动作,情绪上的躁狂不安、谵妄状态都诉说着她正在走完人生的最后阶段。

    不忍眼看着母亲继续遭受癌痛的折磨,1月21日下午,丽琼和父亲最终在“人工冬眠”的家属知情同意书上签下了名字。

    很快,护士来了,撤去母亲正在输的液,撕掉她身上的止痛贴。一个白色的泵被推进病房,上面横架着一根粗粗的针筒,里面装满了透明的药水。护士把针筒连接的细管另一端,与母亲手臂上戴了8个多月的“PICC”(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连接,药水由此缓缓注入体内。

    半小时后,丽琼的母亲“冬眠”了。患病2年零9个月,被癌痛日夜折磨的母亲,仿佛睡着般,看上去平静、安详,紧锁的眉头舒展了,攥紧的手指松开了。双唇微张,缓缓呼吸着。

    主治医生告诉丽琼,母亲再也没有痛苦了。

    因为要帮助母亲深度镇痛,解除痛苦,所以,人工冬眠剂会一直用到她停止呼吸。

    50小时后,丽琼的母亲离开了。丽琼看着她停止了最后一次呼吸。样子非常平静,就如当初开始“冬眠”时一样,安详平和。“虽然我悲恸哭泣,但那刻,我心里极其确定,对于饱受病痛的妈妈,可以平静走完最后一程,是一种幸运。”虽然经历了亲人的离别,但丽琼依然坚信这是对母亲来说最好的选择。


    只为减轻病人痛苦

    很多病人在剧痛中离世,常常成为亲友挥之不去的阴影,而一些亲属也因此患上抑郁症。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宁养院主任、上海疾控中心胃癌专题组秘书沈伟坦言,对于临终期的晚期癌症病人,必须明确的观念是死亡无法避免,但提高其本人和亲人的生存质量却是可以做到的。

    此时,医生的工作该从“帮助病人恢复健康”转向“减轻痛苦”。广东凉茶

    由于认知惯性,很多国人的第一反应便会将人工冬眠等同于安乐死,甚至很多专业医师都这么认为。

    “这是一种误解。”沈伟连连摇头,她强调,人工冬眠不只是减轻病人的疼痛,保证生命质量,甚至还起到了延长生命的实质性作用。“癌症临终期的患者往往会出现谵妄、躁动、呼吸困难、喉鸣等种种症状,冬眠药物属于中枢性神经药物,对体温中枢具有抑制作用,在低体温的环境下,细胞的基础代谢速度下降,组织耗氧量降低,器官的活动减少。而且冬眠药物对自主神经受体具有阻断作用,使机体对外界刺激反应减弱。”

    此外,氯丙嗪、异丙嗪联合应用还可快速控制患者的躁动,使其处于镇静、嗜睡状态。比如,患者有疼痛,如果使用哌替啶,既控制了患者的疼痛,加强了氯丙嗪、异丙嗪的镇痛作用,同时减少了氯丙嗪、异丙嗪的总用量,而且氯丙嗪和异丙嗪又能对抗哌替啶产生的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

    对于临终病人而言,呼吸衰竭会导致喘气困难,给予氧气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他们已失去了利用氧气的能力,此时给他们供氧无法减轻这种“呼吸饥饿”。根据沈伟的经验,使用吗啡或其他类似鸦片制剂的合成麻醉剂是减轻病人喘气困难和焦虑的最好办法。

    濒死的人在呼吸时还常常发出呜咽声或喉鸣声,此时用一些止痛剂也能帮助他们安安静静走完人生。

    沈伟强调,氯丙嗪、异丙嗪、吗啡等冬眠类药物可使人的基础代谢降低,从而让人体对氧需求量下降,最大限度减少对能量的消耗,进而缓解临终期出现的种种不适感。

    沈伟形象地举例道,对于一个已至临终期的病人而言,其身体所剩的能量十分有限,癌症导致的种种不适会让身体处于高代谢状态,那么一天可能需要耗费5度能量,而将代谢降低至人维持生存的基本能量,一天的能量耗费可减至2度。“节省下来的能量可让生命得到延长,虽然这不是刻意为之,但关键在于,这样的过程,病人的生存质量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提高。”

    面对死亡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多年来,沈伟见证了太多个日夜的悲欢离合,也收获了对临终治疗更多的领悟。沈伟说,即使在人们生命最后的阶段,医生已无法治愈病人,但我们仍可以给予他们控制疾病症状、安抚心理情绪以及满足心愿等多方的积极照顾。广东凉茶

    人总是要死的,可沈伟相信,带着轻松、美丽踏进另一个世界,一定会走得更好。因此,她一直为自己心中的这份愿景不断努力着。


人工冬眠:让癌症临终不再痛苦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人工冬眠:让癌症临终不再痛苦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广东凉茶如果有茶友喜欢该文章,请在右下方“ 功勋潜艇的秘密——“基洛”级来华20年的故事(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或“ 洛克希德马丁:开创隐身战机大时代(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一下,加以转载时请完整引用,不要更改、删减,并注明出处,谢谢!          (转载方法是点击右下方的“ 功勋潜艇的秘密——“基洛”级来华20年的故事(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然后点击“ 【原创】爷爷、奶奶湖边散步(视频)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即可)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