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凉茶

我曾经风华正茂,我曾经豪情万丈!

 
 
 

日志

 
 
关于我

从85年开始投身教育, 教书育人已经二十多年, 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 可不知为什么, 越教越感到困惑!

网易考拉推荐

“瑞士制造”的秘密  

2016-04-02 08:11:35|  分类: 国外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凉茶

“瑞士制造”的秘密 

——15岁之后,75%的瑞士人走进职校 

《南方周末》第1674期     2016-03-25

南方周末记者 黄金萍


    在很多国家,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往往被认为是loser,但在瑞士不是,接受职业教育同样可以拿高薪水、受人尊重。

    在瑞士,15岁的年轻人在初中毕业之后,只有20%的人会选择上普通高中,75%的人会选择职业学校或学徒工作、半工半读。

    企业是作为志愿者参与到职业教育体系之中。一个公司现在的学徒,将来不一定留在这家公司工作,它其实也是在为其他公司、全社会培养学徒。广东凉茶

   

“瑞士制造”的秘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迅达培训中心的学徒托比亚斯·赫尔佐格(Tobias Herzog)正在介绍他的工作内容。(黄金萍/图)

    15岁初中毕业之后,87%的中国学生选择了普通高中。这是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在2016年两会期间透露的数据。

    但在瑞士,75%的初中毕业生的首选是职业中学。仅820万人口的瑞士,人均GDP超过8万美元(2014年IMF数据),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瑞士这个既有普通高中也有职业中学的“双轨制教育体系”,最早可溯源于一百多年前的学徒制。通过师徒相授的方式,那些只能意会的制造知识得以传承下来,并造就了高水准的“瑞士制造”——钟表、精密机床等。

    学徒制在近代转身为企业、高校、社会各界协作的职业教育体系。受惠于此,瑞士的年轻人早早开始探索个人的兴趣、潜质,在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自由切换。自愿提供学徒岗位的企业,在为行业培养新人的同时,也不断吸纳年轻人的创意、创新能力;职校在政府资助的基础职业教育之外,在继续教育阶段延续着终身学习的理念。

    “双轨制教育体系”能否复制?它是如何发挥社会协作的力量,使瑞士的制造业获得竞争优势的?

    “不上大学,也可以找到好工作”

    2015年2月末,瑞士首都伯尔尼,在当地最大的一所职业教育学校WKS的教室里,一名穿着红色POLO衫、牛仔裤的男老师,正在上一堂有关税务的课程。投影仪将他用记号笔标注的教材内容投到墙壁上,下面四排座位上散坐着12名肤色各异的学生,分别来自秘书、文员、市场、汽修、建筑工程等不同学徒工作岗位。

    当地初中毕业生,找到学徒岗位之后,就可以申请在该校就读,学生不用支付学费,全部由政府承担。瑞士平均每年75%的毕业生会选择这类职业学校、半工半读。广东凉茶

    对15岁的年轻人来说,要找到一份学徒工作并不容易。课堂上一名女学生蒂娜·赫瑞(Tina Heriot)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们一般在网上投简历、面试,成功率大概为1/14。

    如果初中毕业时没找到工作,还可以有一年缓冲期。如果在职业学校就读期间,因为个人或公司原因终止学徒合同,学校可以再给3个月时间寻找下一份工作,如果3个月内还是找不到,就必须离校。这看起来有些残酷。

    蒂娜·赫瑞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如果因为害怕竞争、担心找不到工作而选择普通高中、大学学习,意味着大学毕业之后你面临的竞争会更激烈,因为你完全没有工作经验。

    选择职业中学的另一个好处是,学徒工作岗位可以拿700-1300瑞郎(相当于4600元到8500元人民币)不等的月薪。这些钱无法自给自足,但可以支付基本的生活费用。

    在WKS上学的前两年,学生们每周有两天在学校上课,学习语言、数学等基础知识,三天在公司上班、学习职业技能;第三年则每周一天上学、四天上班。为了更接地气,WKS的老师很多是由行业人士兼职,课程设置也紧跟行业变化发展,每5年邀请行业人士参与评估、调整一次。

    要同时兼顾学业和工作,教室里的同学都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职业学校的考核指标中,学校理论知识学习和在企业学习工作情况各占50%,如果有考试未通过或者学徒期导师不认可,则面临补考、降级(多学一年),或者拿不到毕业证。

    瑞士国家教育、科研与创新秘书处传播负责人丹尼尔·杜特韦勒(Daniel Duttweiler)的太太,15岁时一腔热情选择了售书员的学徒工作,其间她对历史产生了兴趣,于是决定上大学,最后拿到了历史学硕士学位。

    对15岁的初中毕业生来说,普通高中还是职业高中,并非一个艰难的选择,家人通常会给出一些建议,但不会干涉太多,因为这一选择并不意味着人生分水岭。到了18-19岁、高中/职业中学毕业后,他们还可以根据各自的情况继续选择。

    普通高中毕业之后,你既可以工作,也可以上一类大学,还可以在工作满一年后申请应用技术大学;而那些选择职业教育的学生,可以转向全职工作,也可以申请应用技术类大学,进而还可以申请一类大学。一类大学和应用技术类大学之间,还可以继续双向选择。

    “我们这儿的工作人员,70%拿的是职业教育文凭。”瑞士联邦教育、科研与创新秘书处的国务秘书莫罗·迪·安伯罗乔(Mauro Dell’Ambrogio)说。

    在很多国家,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往往被认为是loser,但在瑞士不是,接受职业教育同样可以拿高薪水、受人尊重。以莫罗·迪·安伯罗乔的两个孩子为例,其中一个在初中毕业后选择了职业教育,4年学徒之后再上应用技术类大学,成为了一名建筑师;另一个孩子选择的是普通高中、大学的路径,成为一名教授。莫罗笑称,建筑师的薪水比教授要高哦。

    瑞士国家教育、科研与创新秘书处提供的数据显示,瑞士年轻人拿一类大学(Tier-one University)文凭的占比20%,拿应用技术类大学文凭的占比15%,55%的年轻人拿的是职业教育文凭。按照2015年的统计数据,瑞士的失业率仅为3.8%,在欧洲国家中最低。

    “不上大学,也可以找到好工作。”WKS KV Bildung的CEO皮特·凯撒(Peter Kaeser)坚信这一点。

    职业教育作为进入劳动力市场和终身学习的基础,它更加贴近劳动力市场,减少了年轻人的失业率,提高了社会竞争力、创新能力,同时为企业提供了不同级别的技术和管理人才。

    当然,这类职业教育并不仅仅是让年轻人找到一份工作,毕业也并不意味着职业教育到此为止。除了免费的基础职业教育部分,WKS还有收费的高等继续职业教育部分,以“终身学习”为理念,主要面向有一定行业经验的职场人士,年龄从22-50岁不等,课程通常设在晚上或者周末,最后通过高等职业教育考试获得相应文凭。广东凉茶

    据皮特·凯撒介绍,企业通常都很支持这类继续教育学习,70%的雇主还会为员工支付相关考试费用。


“瑞士制造”的秘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拉斐尔·阿贝拉(Rafael Abela)博士正在讲解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Swiss FEL相关知识。(黄金萍/图)


    为何难以复制

    作为校方代表,皮特·凯撒认为,离开企业,双轨制教育就无法达成。

    通常,企业作为志愿者参与职业教育体系之中。一个公司现在的学徒,将来不一定留在这家公司工作,这其实也是在为其他公司、全社会培养学徒。

    国务秘书莫罗·迪·安伯罗乔介绍,一家公司接受学徒岗位的数量,取决于其所在行业及自身情况,有些行业面临周期性萎缩,会不愿意接受学徒岗位。拒绝接受学徒岗位的公司,通常不被外界看好。目前西门子、华为等外国公司,都在尝试引入学徒岗位。广东凉茶

    总部位于瑞士卢塞恩的迅达集团,是世界第一大自动扶梯生产商、第二大电梯供应商。它们在总部设有专门的职业培训中心,提供12个类别、共计300个学徒岗位,有24名导师专门指导学习。

    在迅达职业培训中心的学徒车间里,南方周末记者见到了21岁的托比亚斯·赫尔佐格(Tobias Herzog)。

    他是出生在香港的瑞士人,至今父母都仍在香港生活。他独自回到瑞士,用两年时间完成普通高中学习的同时,在迅达申请到了综合机械类的学徒岗位。今年是他在迅达培训中心的第三年,他也是卢塞恩应用科技大学一年级学生。

    尽管在刚开始自我介绍时紧张得手抖,托比亚斯动手操作机床、在一块金属长方体中央钻出一个螺纹孔时,显得相当自信。他说自己喜欢和机器打交道。看完他的演示,迅达全球供应能力中心负责人尤根·科桑向南方周末记者称,“他非常优秀”。

    22岁的费边·阿尔莫(Fabian Ulmer)在普通高中毕业之后,发现自己很喜欢技术类工作,也申请了迅达培训中心的电子技术学徒职位,他花了一年时间学习基础原理,第二年开始自己做集成电路板、电路设计和编程。他计划接下来也要上大学。

    在费边·阿尔莫对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个14岁的男孩亨利(Herry),这是他来迅达培训中心学徒体验的第一天。在瑞士,8年级(相当于初二)第二学期就可以申请体验学徒工作,9年级(初三)就可以进行学徒岗位申请和面试了。

    迅达学徒的平均年收入为1.4万瑞郎(相当于9.22万元人民币),获得职业教育文凭之后的年收入为6万瑞郎。瑞士人均月工资约为6300瑞郎,迅达学徒薪资相当吸引人。

    通常,拿到职业文凭后,61%的人选择留在迅达工作,也有20%的人选择上应用技术大学,还有19%的另有去向。迅达人力资源部会与那些上应用技术大学的学徒们保持联系,一些人在大学毕业之后还会回来。

    迅达全球安装负责人科特·艾韦(Kurt Haerii)说,迅达公司鼓励学徒们毕业后接受更高教育之后再回来。

    “就职业规划来说,我认为学徒是个很好的起点。当然,系统学习也很重要。”科特·艾韦坦言,自己也是选择职业教育,曾在一家汽车修理厂从事汽车机械师学徒工作,瑞士很多顶尖企业高层都是从学徒开始。

    科特·艾韦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每年,迅达职业培训中心平均会接待10个左右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政府代表参访团,其中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代表。很多国家都对瑞士的双轨制教育感兴趣、想要学习,但科特·艾韦认为,“什么都可以被复制,但唯独它不行。”

    在他看来,瑞士的双轨制教育体系,由企业、学校、社会各界的协作三大支柱组成,缺一不可,尤其是协作部分最为重要。广东凉茶

    校企合作在全世界都很常见,社会协作很大部分来自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同、对技术人才的认可和尊重,学徒可以从学校、家庭、企业、政府获得各种支持。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一时半会学不来的。

    哪怕是在实行类似双轨制教育的邻国,如德国、奥地利、卢森堡,高等教育文凭和职业教育文凭还是有差异,而在瑞士则不会。在瑞士国务秘书莫罗·迪·安伯罗乔看来,双轨制教育体系最早是在瑞士推行,发展得最好。比如,瑞士某些银行的总裁就只有职业教育文凭,若是放在德国,这是不可能的。

    吸引全世界的聪明人

    瑞士双轨制职业教育始于手工作坊时代的学徒制。

    瑞士领土仅4万多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之一,其中60%国土还为阿尔卑斯山脉覆盖,生产资源相对匮乏。14-19世纪,瑞士雇佣军一度作为劳力输出,为英法德等军队效力。

    16世纪末,由于法国对新教教徒的迫害,一批胡格诺派难民为瑞士带来了珠宝和钟表工艺,原本从铁匠、木匠那里学习技艺造大钟的瑞士钟表业获得了飞跃,逐渐成为全球机械钟表行业的主宰,并将精密制造延伸到了机械工业、医疗器械等领域。

    在手工业时代,通过师徒间的口耳相传,学徒制是保持和延续制造业水准和品质的重要方式。因为国内市场有限,手工业制品只有做得比别人更好,才能获得市场,所以手艺人不得不精益求精。无论是从经济效益还是社会地位来说,对专业技术人才的认可从那时起就有了一定社会和历史根基。

    如果说传统机械钟表制造业养大了学徒制,工业革命的到来则催生了职业教育。位于苏黎世的瑞士国家博物馆里,有关于瑞士职业教育渊源的介绍——在19世纪工业化过程中,随着职业学校和工业学校发展扩张,原本基于学徒制的职业教育逐渐补充完善。早在1884年,这些学校就开始获得国家的经济支持。

    一幅拍摄于1864年的照片记录了这样一个场景:一群来自俄罗斯、挪威、匈牙利和瑞士的年轻工程师们在当时的瑞士理工大学学习,他们身处一栋由该校创始人、建筑师森佩尔(Semper)设计的新大楼里,面前是一座桥的模型,一个地球仪和一个经纬仪。

    20%的瑞士年轻人选择一类大学,并不意味着他们从此走上学术科研的道路。瑞士国家旅游局全球客户主任包西蒙(Simon Bosshart)大学主修的是人类学,在写作有关旅游业的毕业论文时,找到了一份旅游业工作。玛瑞纳·格勒施尔(Marina Groeschl)大学专业是数学,现在保罗谢尔研究所从事公共工作,她向南方周末记者感叹说要在大学或研究所熬到教授实在是太难了。

    要保持科研与经济领先,瑞士的做法是吸引全世界的聪明人加入。据统计,瑞士820万人口中,外籍人士约占1/4,高校和科研机构中这一比例更高。瑞士国家教育、研究和创新秘书处的数据显示,瑞士12所大学的50%的教授和50%的博士生都来自海外。以ETH(苏黎士联邦理工大学)为例,它的本科教学以德语为主,瑞士人占比86%,国际学生占比为14%,硕士、博士则采取英语教学,硕士类国际学生占比为36%,博士则高达67%。

    瑞士的基础研究工作主要由10所州立大学、2所联邦理工大学(ETH和EPFL)、4所专业研究所承担,同时这些科研机构都非常注重与产业的结合,它们内部都设有专门的技术转让办公室,为科研人员和企业提供知识产权、技术授权与转让等服务。

    洛桑联邦理工大学的博士后李雄,也有在中国高校的研发经历,他向南方周末记者感叹,瑞士高校的技术转让办公室真正是为科研工作者服务,研究人员只需要提交主要研究成果,其他琐碎事项都由办公室完成。

    以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ETH)为例,在过去20年(1996-2015)间,一共分拆出330家独立企业,特别是在2007年以后,分拆企业数量每年都在20家以上。不过在EPFL(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马克·拉佩鲁泽(Marc Laperrouza)看来,初创公司在瑞士获得天使投资容易,但是想要获得风险投资还是比较困难,以至于一些初创公司业务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不得不将视野投向瑞士以外,甚至搬出瑞士。

    瑞士政府显然也想有所作为。2015年,瑞士联邦政府在苏黎世、巴塞尔、伯尔尼等地启动了5个创新园(Innovation Park),主要依托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洛桑联邦理工学院,企业入驻其中,方便及时了解大学最新研究进展情况,同时也针对在校学生、科研人员进行相应的创业辅导,以找到科研和产业应用的最佳结合点。

    瑞士每年在研发方面的投资约占其GDP的3%。国务秘书莫罗·迪·安伯罗乔介绍,瑞士的研发投资70%来自私人企业、30%来自公共财政。广东凉茶

    在瑞士最大的研究所保罗·谢尔研究所(PSI),主要资金来自联邦政府财政支持,每年约为2.7亿瑞郎,外部资金约1.1亿瑞郎。PSI的部分实验设备由企业出资,同时获得一定时间的使用权限。如果是政府资金支持的实验设备,则需要向研究所提交大量申请文件,由相关委员会审批,PSI所长乔尔·莫修,对南方周末记者比划了一个高度过尺的手势。

    2015年,PSI为2400多位世界各地的科学工作者或机构提供凝聚态或基本物理、化学、生物学和材料科学等领域的实验条件。要获得实验使用权,包括PSI职员在内的所有人都必须得向PSI用户办公室提交申请,由他们进行评估。

    PSI的实验设备,50%提供给瑞士国内科研工作者和机构,50%提供给国际科研工作者和机构,这类试验场地供应,也给PSI提供了国际交流合作的机会。

    因为是公共财政支持,PSI有向公众说明、介绍其科研情况的义务。人们可以提前预约参观,并由研究所协调相关科研团队人员做专业讲解。在PSI的SwissFEL项目光电负责人拉斐尔·阿贝拉(Rafael Abela)看来,这项工作十分重要,特别是培养青少一代对科学的兴趣。

    即使像PSI这样的研究机构,也设有100名学徒岗位。拉斐尔·阿贝拉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他所在的项目组甚至收到了来自印度、意大利的学徒申请。


“瑞士制造”的秘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广东凉茶如果有茶友喜欢该文章,请在右下方“ 功勋潜艇的秘密——“基洛”级来华20年的故事(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或“ 洛克希德马丁:开创隐身战机大时代(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一下,加以转载时请完整引用,不要更改、删减,并注明出处,谢谢!          (转载方法是点击右下方的“ 功勋潜艇的秘密——“基洛”级来华20年的故事(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然后点击“ 【原创】爷爷、奶奶湖边散步(视频)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即可)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