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凉茶

我曾经风华正茂,我曾经豪情万丈!

 
 
 

日志

 
 
关于我

从85年开始投身教育, 教书育人已经二十多年, 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 可不知为什么, 越教越感到困惑!

网易考拉推荐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2017-03-04 14:59:46|  分类: 中国军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凉茶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一个中国最著名枪械品牌的没落

来源:大话哈尔滨

王晓宇


    军工626厂也称国营庆华机械厂,曾经是中国枪械行业当仁不让的龙头老大。今天,它生产的带有“三角66”标的枪械,依然是二手市场的一个口碑极佳的品牌……然而,在改革开放的年代,这个中国最大的步枪生产厂却彻底地走入了历史。累计生产枪械900余万支,可装备800个步兵师,在多次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这是历史对626厂的盖棺论定。本文寻访寻访最初建厂的老工人,让他们带您走进庆华厂的峥嵘往事。广东凉茶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庆华厂遗址一角,枪标“三角66”被铭刻在纪念碑的基座上,历史上这是庆华出品的象征(心花小记/摄)
     

    提起“三角66标”,95岁的侯四维老人的眼睛是湿润的。

    侯四维说:“当年在中印边境冲突、珍宝岛事件、中越自卫反击战中,最受欢迎的、战士们最想用的枪就是那个刻有‘三角66标’的,它有劲儿、皮实、可靠,可以将之以生命相依托。”类似的反馈来信从前线战士们那里辗转寄到位于北安县的兵工厂时,侯四维备感欣慰与自豪。

    “三角66标”是中国造枪大厂庆华工具厂的厂徽,从它诞生以后,在该厂出品的所有合格枪械上,都标记着这一符号。庆华厂也称626厂,那年,在设计枪标时,在主要领导人的创意下,选择了“△”与“66”这两个符号,一个中国兵器史上的知名品牌就这样诞生了。一个细节值得注意:三角形内是两个“6”,没“2”。事实证明,此灵感,耐推敲,简捷、美观、稳定、有力,是这一枪标本身带给观者的直观感受。其实,简捷、美观、稳定、有力,同样可以拿来形容庆华枪品的使用特性。将每一枚“三角66标”铭刻在枪身上,都是一种慎重的行为。在38年的历史存在中,它凝结着数代兵工人的信誉与心血。

    侯四维,1948年10月2日于沈阳入厂,此后,他常年从事生产调度工作。他熟悉枪械的每一个部件,比熟悉自己的身体还清楚。1950年初冬,国家一声令下,侯四维挥别已生活三十年的沈阳城,来到北纬48.3度的北大荒,从此扎根小城北安。此行,我们寻访到的几位老人都是在全国解放前入厂,然后响应国家号召,奔赴高寒之地开创新工厂。夏延年,87岁,1947年入厂;邵国丰,86岁,1948年3月入厂;石学铭,89岁,1948年4月入厂,几位老人都将自己大半辈子的精气神都奉献给了造枪事业。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那年,95岁的侯四维接受记者采访(心花小记/ 摄)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2015年底,89岁的石学铭讲述造枪往事(心花小记/摄)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2015年底,87岁的夏延年对626厂充满了感情(心花小记/摄)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2015年底,86岁的邵国丰向记者讲述枪厂往事(心花小记/ 摄)


    告别沈阳,枪厂落户北大荒

    1950年10月29日下午3时,由部门领导高光耀两口子带队,石学铭一行踏上北上列车。这一年石学铭24岁,是青工骨干,“无忧无虑,没牵没挂,一心一意跟党走”。报名去北大荒时,他甚至都没和家人打个招呼。火车一路没停,于次日晚9时直接开抵北安城。地处老北大荒腹地的北安城,也确实给这些沈阳人来了个下马威,寒风透骨,用石学铭的话讲,“唾口唾沫,到地上就成钉了”。据记载当年北安最低气温达零下42摄氏度,而沈阳在最寒冷的冬天也不过零下20多度。当晚,石学铭就住进了东郊的原伪满旧兵营,未来的626厂将由此发端。次日一早就开始工作。石学铭被分配到厂部。他找领导请示工作,刚到楼梯,就遇到了加了一夜班的副厂长李作潢下楼。李作潢说,小石你去西岗动员老百姓腾房子吧,上千人的大队伍马上就都开来了,这事儿要抓紧!

    当时,北安县委接到的上级批示是:全力准备,不讲困难,不要条件,占房给房,征地给地,用人出人,要像解放战争时搞支前一样,把沈阳迁来的工厂和人员安排好。

    那时的北安,在时年22岁的夏延年眼中,满城举目可及,一共也就十几条街,主城区超过两层的楼房也就那么几座,有部分日伪时期修建的日式洋房,普通民居基本都是土坯草苫房。尽管如此,北安仍是齐北一带基础最好的县城之一。伪满时,日本人曾在此设立北安省,提出“大大的北安,小小的哈尔滨”的口号,对此地的战略前景极为重视。日本投降后,中共直接接管此地,最早的中共黑龙江省委与省政府就建立在北安。

    县城的东面有一处日伪遗留的旧兵营——东大营。东大营有残缺的围墙,有十几栋机关、兵营、仓库和马厩、岗楼一类的砖房。已有几栋被启用,林彪之前在此创建了“东北军政大学”,已毕业两期学员。余下的房屋大都残破,或缺门少窗,或屋顶破烂,“大烟炮”将一米多厚的积雪灌进屋内……经过先遣人员的考察,兵工厂的新址已选定于此,而东北军政大学则顾全大局,南下另择新址。

    多年以后,仍有不少老职工向参与选址工作的高光耀等人发牢骚,怎么就选了这么个地儿,选再往南一些的绥化也比这儿强呀……对于这些抱怨,高光耀亦一脸无奈。还能选哪儿?东大营好歹相对独立,有院有房,有电有水,离火车站也不远,且地处县城边缘,有扩展余地。再说,选址在齐北一线,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定下的方向呀。

    1949年12月,毛泽东、周恩来一行访苏,专列途经齐齐哈尔一带的碾子山站加水。毛泽东漫步车下,被兴安岭冰封雪野中的地貌所吸引。1950年2月,毛泽东从苏联回国时,就对迎接他的东北局负责人提出了在这一带建兵工厂的想法。这次沈阳51兵工厂北迁,在选址时,东北局采纳的其实就是毛泽东的最初设想。据石学铭介绍,沈阳51兵工厂一分为三后,他们所在的枪厂搬到了小兴安岭脚下的北安,炮厂搬到了松嫩平原西南部的齐齐哈尔,弹药厂搬到大兴安岭余脉雅鲁河畔的碾子山,呈三角之态。其实,让当时的石学铭、夏延年、邵国丰等人不甚理解的,还另有深意。东北兵工局如此布局,首先是考虑了将一个大军火厂按职能拆开,更加定向,互不影响;再者齐北一带为铁路、公路的交通枢纽,可进可退;三者这里是山区和平原的结合部,必要时,可进一步“工厂进山,设备进洞”;还有一个深层理由就是,这里离苏联远东地区近,在当时这叫“背靠沙发”。据老工人们回忆,当时形势紧迫,东北局破例为副厂长、军代表李作潢等人安排了直升机直飞黑龙江。他们沿着齐北一线考察了泰来县等几个地方后,最终还是觉得北安城建厂更方便。

    1950年冬天,1631名经过挑选的员工以及八百余名家属陆续来到北安。紧随而至的,是1358台套机器设备,以及3000多吨材料、工具。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小城北安热闹非凡。工厂里,不分昼夜地点炉生火,把冻土烤化,把水烧开,打地基,和泥垒砖……北安土著对此甚感奇怪,自古就没见过有谁在寒冬腊月里抹墙、盖房子的呀!除东大营之外,城里的西岗、北岗、南大营等地日伪遗留房屋也全被利用。马厩和仓库等大一些屋子被间隔,改成了南北屋式的大走廊,又搭上火炕,垒起火炉,就成了职工宿舍,再加上周边百姓腾出来的民房,两千多名沈阳人总算是有了立脚之地。街上也是人喊马嘶,从火车站到东大营,到处是拉爬犁、人抬肩扛地搬运货物的工人。据夏延年回忆,北安老百姓当年对他们的沈阳口音感到很奇怪。那时,夏延年他们佩戴的厂徽上面有个和平鸽的标志,于是老百姓们就传开了,新来的这些人是养鸡的,要在北安建大型养鸡厂。

    在邵国丰的记忆里,那是人生中最繁忙的一个冬天,他是经常累得直不起来腰,但还得坚持。将机器、物资从北安火车站运送到厂里,他们没日没夜地干了45天。在此后更为复杂、艰难的安装、调试、恢复生产阶段,厂里到处贴着“宁可后方多流汗,不让前方多流血”“支援前线、保家卫国”等大标语。在这样的气氛下,你想懒想慢也不行。最麻烦的就是组装机器。因拆卸时间仓促,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再加上在北安抢运时的疏漏,致使原有零部件的搬运顺序被打乱,常常是为了一个零件,要到堆积如山的零部件中一个一个地翻,一遍遍地调试,每次成功复原一台机器,大家都会高兴得互相庆祝。就这样,到1951年2月初,兵工厂新建和维修临时厂房3万多平方米,安装调试机器设备1400多台,设立了第一批的8个生产车间,一条完整的枪械生产线至此初步形成。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上世纪50年代,庆华职工自己动手扩建厂房


    一列列满载50式冲锋枪的火车,从北安开向朝鲜战场

    从沈阳辗转到北安,一切皆因朝鲜战争。军工人都懂枪,也都清楚我志愿军的装备水平,所以如何尽快地恢复生产,把新枪、好枪送上前线,让从厂长尚耀武到青工邵国丰、夏延年们备感压力山大,更何况上级的催促也在加紧。

    “立刻试制生产50式7.62毫米冲锋枪”,上级的命令在这时下达到了庆华厂管理层的桌面上。

    有关50式冲锋枪的家史,夏延年、邵国丰、侯四维等老兵工都先后向记者做了介绍,这是他们庆华人的“家珍”,都耳熟能详。50式冲锋枪的原型是波波沙-41冲锋枪,此枪由苏联设计师乔治·斯帕金设计,1941年以后大量在苏军服役。波波沙-41弹药足,射速快,适应性强,结构相对简单,便于大量生产。二战中,在与德军造价昂贵的MP40冲锋枪的对抗中,波波沙尽占上风。据估计,二战期间和后期,总计有超过1000万支波波沙被世界各国制造或仿造。庆华厂的前身51兵工厂就曾仿制生产过这种枪,毛泽东亲自将其命名为50式冲锋枪。今天,很多普通人也对50式冲锋枪熟悉,因为当年随处可见的抗美援朝宣传画上,往往都有该枪的身影。而最典型的宣传,莫过于雷锋同志的挎枪标准照,就是那种枪管上面有方孔,配有弹夹的木柄冲锋枪。

    虽说曾经仿制成功,但厂长尚耀武、总工程师赵瑞之等人心底很清楚,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小批量边打边磨地生产是可以的,但如果在短期内实现大批量生产,则有许多难题或细节尚待完善。而且他们缺乏高精尖设备,原厂的高精尖设备一大部分接管的苏联红军给运走了,另有部分毁于国民党的战火。同时,现存图纸也不完整,北迁时原测绘图纸、工装工具部分遗失,再说原有生产的配套班底在人员结构上也早已发生了极大变化,再度生产几乎等同于重新试制。

    1951年4月,从冰天雪地中走出来的庆华厂召开誓师大会:一切为了前线,只要能把美帝打回老家去,就是用刀削也要把50式冲锋枪生产出来。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赵瑞之领导的设计队伍满负荷工作,新绘制、修订图纸1200多份。生产一线人手短缺,就压缩机关干部并抽调后勤人员充实一线,夏延年、石学铭、邵国丰此前都参加了管理或宣传性工作,而此时他们都重返生产车间。“车间就是战场”“后方不多流汗,前方就得多流血”“生产最好的工具、加工最好的零件”……一时间,车间与车间、班组与班组之间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劳动竞赛。

    经过庆华人的再次修改、调整、设计,1951年6月,第一批2628支50式冲锋枪经驻厂军代表严格检验后,被插上优良产品的小红旗,装上开往朝鲜前线的军列。目送军列离开时,很多庆华人高兴得手舞足蹈。

    该枪在实战中,表现出了特别适合穿插、近战和夜战的特点。志愿军战士曾为它编了歌谣:“50式冲锋枪,我的好战友。打近战,打夜战,杀敌是能手。”而大吃其苦头的美军大兵也给该枪起了个尖刻的绰号“博菩枪”(意为小巧冲锋枪)。

    据老同志们回顾,在仿制时,他们也对一些细节进行了改进。如有些地方苏联用铆接,而我们采用焊接;如该枪在苏联有带弹夹的和带弹鼓的两种,弹鼓有71发子弹,庆华厂只生产了少量带有转盘弹鼓的冲锋枪,大部分成品最终使用了装35发子弹的弹夹,这样做的优点是重量较轻、兼容性好、供弹故障底。

    一列列运送特种钢材的火车进厂,一列列满载着冲锋枪的火车从这里驶向部队和战场。到1953年12月,在短短的两年半时间内,庆华厂向朝鲜战场供应50式冲锋枪35.8万支。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抗美援朝期间,庆华厂为志愿军生产50式冲锋枪35万余支。图为当年枪支出厂时的模拟场景(心花小记/摄)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朝鲜战场上甘岭阵地,高举50式冲锋枪庆祝胜利的志愿军战士


    一大一小两条生产线,主宰中国军队大半个世纪的武器装备

    品质,是一个知名品牌的生命线;对于兵器来说,品质则实实在在地关系血肉生命。严格把控质量关,是庆华从立厂就开始的铁律,来不得丝毫的妥协。

    侯四维多年从事生产调度,他说庆华厂造出来的枪一定要“抗造”,即适应性好,使用期内故障率低。严格的质检从50式冲锋枪研发时就开始了,最初他们将枪的可靠使用寿命定位在1.5万发子弹,后来根据实际需要,这一指标降为1万发射击无故障。即测试时,要连续射击1万发子弹,这中间不出现任何故障才算合格。这也是那些年北安人天天都要枕着枪声入眠的根本原因。枪支还要应对不同的气候、气温环境,于是要在雨中测试,要在模拟的沙漠环境中测试,高温四五十度时它要能正常使用,而在低温四十度时也不能卡壳。工厂方面测试结束后,还要经过驻场军代表的抽查,如果有一支枪被发现存在小毛病,或达不到使用寿命,那么整批枪都要入库封存。直到查明原因,修正,经再度测试合格,才能出厂。“三角66标”可不是随意就能打上的,每一枚都代表着庆华人的慎重。

    朝鲜停战后,50式冲锋枪也光荣地完成历史使命,庆华厂开始转产波波沙-43式冲锋枪。该枪系波波沙-41的升级改良版。和50式冲锋枪的设计过程一样,庆华人在没有得到苏联图纸和技术资料的情况下,依实物仿制成功。1954年下半年,根据此前签订的中苏协定,波波沙-43冲锋枪的原始图纸随同苏联专家来到庆华厂。虽说该枪已经被庆华厂仿制成功,不过既然是有协议的正式授权,工厂这时就得听苏联专家的指挥,让改就得改,让变就得变,于是工厂再次组织人马重来一遍。于是,本该在1953年上线的这一型号冲锋枪,直到1954年才定型,并命名为54式冲锋枪。

    庆华厂除了生产冲锋枪外,也大量生产手枪等其他品种的枪械。在普通中国人对枪械的认知方面,有一种短枪曾大名鼎鼎,它就是54式手枪。该枪原型是苏联的TT30/33式手枪,50米内可杀伤有生目标,曾是中国军队和警察必备的近距离防身装备。别看手枪小,实际上仿制难度比冲锋枪还大,因为与它配套的工装设备多,用料也更特别。经过半年多的攻关,该枪也在1954年实现量产。到此,庆华厂成为冲锋枪与手枪两条生产线并存的工厂,由此铺就了一条通往兵工大厂的通道。

    在庆华造枪史上,曾大量仿制并自主研发了诸多型号的枪械,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对一代“枪王”苏联AK47的仿制。AK47是苏联著名设计师卡拉什尼科夫设计的,本是一款突击步枪,但在我国习惯性地称之为冲锋枪。AK47的实战表现无须做更多介绍,因为在今天,它依然是许多国家现役部队的首选武器。此枪是中苏协议中有关枪械部分的核心,由苏联提供全部图纸和技术资料,并由苏联专家入厂全程帮助制造。1955年8月,工厂陆续得到AK47的技术资料,总计781册。这款枪被中央部委命名为56式冲锋枪,它的出现同样终结了54式冲锋枪的使命。56式冲锋枪此后在庆华厂经过不断改进,最终成为一个子孙繁多的枪系。1970年代末,该枪被当时敌对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评为优质武器。

    56式冲锋枪和54式手枪,作为庆华厂的生命之魂,被庆华人昵称为“大枪”(56式冲锋枪)和“小枪(54式手枪)。此后,随着形势的变化和国防装备的需要,庆华厂研发的很多产品产了又停,只有54式手枪和56式冲锋枪一直扮演着主角,昼夜不停地生产,成为主宰中国军队大半个世纪的武器装备。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庆华职工正在加工56式冲锋枪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1964年,叶剑英元帅试用626厂生产的56式冲锋枪


    从“两参一改三结合”到走上一条自主研发之路

    历史上,庆华厂人创造了“庆华精神”,这其中,“两参一改三结合”是他们在1950年代创造的一条重要管理经验。采访中,这条经验同样被老同志们多次自豪地提及。

    其主旨是: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改革企业不合理的规章制度;三结合为领导干部、技术人员和工人的结合。“两参一改三结合”被毛主席批准纳入到《鞍纲宪法》,中央曾下发文件,《人民日报》曾发表长篇社论,推广“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管理经验。随着“两参一改三结合”的不断推广,庆华厂的各项工作蓬勃发展,成为当年的全国红旗单位。

    花无百日红。随着中苏关系的恶化,随着苏联专家撤出庆华厂,如何走好自主研发这条路,就摆上庆华管理层的桌面。

    提起自主研发,几位老同志都一再地向我们提及一个名字:赵瑞之。过去因为涉及保密,时人很少了解这位中国枪械设计名师。赵瑞之经历了庆华厂从仿制、改进到自主研发的全过程,是中国枪械自主研发史上的关键人物。他的很多巧妙设计、改进的加工手段、研究的替代材料,都曾颠覆了苏联的原创设计。他的一些设计思路,如更改枪膛来复线的加工工艺,曾被苏联专家连连称道,并把这些改进技术带回了苏联。赵瑞之是四川德阳人,1918年生人,早年入国民党军工企业。他精通英语,能阅读德文,又自学了俄语、日语。50式冲锋枪就是由他率先牵头仿制的,之后他又组织了54式冲锋枪与手枪、56式冲锋枪、57式信号枪的仿制和制式化。这个人是典型的知识分子,一心扑在事业上,据夏延年回忆,当年他以厂为家,很多时候早饭都要由老伴从家里送过来。

    以赵瑞之为代表,庆华厂不断创造枪械生产的新工艺,此后又推出了64式微冲和64式手枪。庆华厂还开辟了研发运动手枪的先河,向更加精准的高精度领域进军。1974年至1985年,我国共有13名运动员使用庆华厂生产的运动手枪在世界大赛上获奖夺冠,比如我们熟悉的许海峰、李对红。

    纵观庆华造枪史,它自行研制了8个系列40多种枪械。在我国生产的制式步兵武器中,有近二分之一是该厂设计定型的。全国有17个兵工厂生产56式冲锋枪,庆华厂是第一原始底图厂。有6个军工厂分别生产54式、64式、59式手枪,57式信号枪,11毫米信号枪,这些设计图纸最初都是庆华厂扩散出去的。

    在身为行业老大的年代,庆华厂也并不保守。1970年代,国家大力倡导“三线建设”,庆华厂出人、出技术、出设备,包建和支援了五个部属新厂的建设,向外输送人员达三千多人。侯四维在讲到这里时,不无自豪地说:“全国各地除了西藏,哪里都有我们626厂的人。”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中国著名枪械设计师赵瑞之


    “三角66”标,一个中国兵器史上远去的符号

    “文革”结束后,庆华厂的生产、技术水平快速发展,在冲锋枪、手枪生产上,它依然是我国年限最早、产量最大、质量最好的兵器生产企业。但在工厂发展的关键时期,在国家倡导军转民、军民结合的年代,庆华厂的处境是两端骑墙,既没保有一个军企的纯正血统,走上一条高精尖的革新之路;也没有真正地融入市场,成为北国的长虹或嘉陵。

    庆华厂在那些年里办过砖厂、养鸡厂,还生产过小四轮拖拉机,但终因不了解市场,或突破不了体制与机制的掣肘,企业发展日渐后劲不足。与此同时,军品价格长期在低价位徘徊,工厂重产出,轻投入,重生产,轻生活,终于导致企业畸形发展。

    庆华厂的衰落,让人心痛,但历史就是这样。因为“搬迁”,庆华厂在异地北安创造了一份独特的荣耀;同样,“搬迁”话题也使庆华厂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历史包袱。随着国际、国内政治、军事、经济形势的变化,有关北安是否适合兵工厂常驻的一话题,再度被提出。历史上,有关庆华厂再度搬迁这一议题,曾八次被提出论证,又八次悬而未决……进入1980年代,中央开始减缓投资,工厂开始处于维持生产、准备搬迁状态……

    1988年6月,庆华厂随同北方工业集团总公司下属的另外12家兵工厂,连人带马一并划归首都钢铁公司。至此,一个中国枪械制造史上的龙头老大结束了它为期长达38年的军旅生涯,退伍转业。而“三角66”标,一个中国兵器史上的名牌,也随同那些兵工往事一道沉入历史。

    几经沉浮,2006年,首钢庆华厂正式宣布破产。如此结局,是侯四维、石学铭、夏延年、邵国丰这些建厂耆宿们胸中的永久遗憾,也是每一个庆华人包括家属、子弟的永久遗憾,但这是时代的结局、历史使然。

    转瞬间,距离当年从大城市沈阳搬迁到小镇北安,已过去了65载,如今四位老人乡音无几,岁月成功地将他们磨合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北安人。2013年,北安市委老干部局将原庆华厂的离休老干部纳入地方管理。每月有优厚的离休金,地方亦关怀备至,衣食无忧,儿孙成群,安度晚年,我想,这是岁月对这些曾为共和国无私奉献的老人们的丰厚回馈吧。


远去的中国最大步枪厂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名噪一时,国营六二六厂生产的56式7.62MM冲锋枪(仿AK47






       广东凉茶如果有茶友喜欢该文章,请在右下方“ 功勋潜艇的秘密——“基洛”级来华20年的故事(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或“ 洛克希德马丁:开创隐身战机大时代(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一下,加以转载时请完整引用,不要更改、删减,并注明出处,谢谢!          (转载方法是点击右下方的“ 功勋潜艇的秘密——“基洛”级来华20年的故事(图集)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然后点击“ 【原创】爷爷、奶奶湖边散步(视频)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即可)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