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凉茶

我曾经风华正茂,我曾经豪情万丈!

 
 
 

日志

 
 
关于我

从85年开始投身教育, 教书育人已经二十多年, 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 可不知为什么, 越教越感到困惑!

网易考拉推荐

深大学生香港坐牢记  

2013-10-10 07:52:14|  分类: 人生如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大学生香港坐牢记

《晶报》2013年8月29日     A16-17版

晶报深度调查记者   邓妍/文、图

       

       犯“无心之失”的波仔讲述“奇幻”经历:狱中学会与黑社会周旋,牢里用钱得自己赚 
   

       深大学生香港坐牢记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何志波接受记者采访
 

       即将到来的开学季,对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学生何志波来说有点尴尬,他得复读一年大四,与低一届的师弟师妹们一起办入学手续。他本该在7月份毕业,却在这当口在香港被抓,在监狱里蹲了80天。从去香港取钱,到亲人报案其失踪,再到最后判刑投监。这80天就像一场噩梦,却又摸不着头脑。

       广东中山市东升镇,一个宁静的工业小镇,人们慵懒地走在灼热的阳光里。何志波如约出现,精瘦、个子不高、留时尚的“牛屎头”,一副广东仔的典型长相,亲友们都叫他波仔。经过多次电话沟通,才从监狱回家一个月的波仔,终于同意接受晶报记者的采访。  广东凉茶

       “毕竟,坐过牢并不是件光彩的事。”他说出了心中的顾虑。在采访过程中,波仔显现出与他22岁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刻意回避的眼神,眉宇间充满了警惕,说话慢且低沉,几乎没有笑容。罪犯、监狱、黑社会这些只停留在电视屏幕里的景象,却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生活。这个夏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一阵沉思后,波仔慢慢打开话匣。


       1被捕

       “你有权保持沉默”

       5月3日,一个平凡无奇的午后,何志波受兼职公司老板委托,前往香港汇丰银行取钱。数目是一万美元和两万港币。他随意找了一家离皇岗口岸最近的汇丰银行,营业厅位于新界嘉湖银座内。两万港币可以顺利在柜员机上操作完成,但一万美元必须到柜台办理。何志波在没有委托书的情况下,迅速在文件上签下了老板名字,在接受柜台办事员询问时,他仍称自己就是卡主本人。接下来只需等待,拿到钱便可返回深圳。但他没想到,办事员返回后台,不是去拿钱,而是报了警。

       10多分钟后,三个阿Sir来到了何志波跟前,他们脱口而出的是港片里最常用的一句台词:“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讲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气氛骤然变得紧张,一切都不是玩笑。“我只是来取钱的。”何志波回应道。“回警局再说!”话未完,一副冰冷的手铐已经戴在他的手腕上。

       对连办身份证都是父亲代劳的何志波来说,派出所的门他还从未踏进过,尽管他已经22岁了。浑浑噩噩地被架上了警车,稀里糊涂来到了天水围警局。手机、证件、随身挎包,能证明他存在的一切东西都被装进了透明大塑料袋里。下午1点,警察来询问,何志波将整件事来龙去脉说了出来。下午6点,CID(香港刑事调查局警察)进行的1小时笔录结束时,直接告知将会以“伪造文书罪”控告他。当晚,何志波签署了相关文件。虽然文件里明确写明了可请私人律师一条,但他在联系不上广东家人的情况下,无奈放弃了请私人律师的权利。在此情况下,警局给他安排了一个当值律师。何志波犹如惊弓之鸟,战战兢兢、不知所措,他私下以为:自己不过是替老板取钱,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了,便会没事。

       可是他太天真了。事实已经清楚、证据足够充分,根据香港法律程序,案件将直接从警察局移交法院。波仔的开庭审理被安排在了次日早上。这个难捱的夜晚,他被带到了警局地下室的临时监房,很少在外留宿的波仔,没想到在香港的第一次过夜居然会是在这里。  广东凉茶


       2认罪

       四分钟审判与十多秒动摇

       5月4日清晨7点,波仔被叫醒了。早餐是蛋炒饭和一杯快餐茶包水。不容细想,波仔已被重新戴上了冷冰冰的手铐。

       法院的庭审不过三四分钟。9点开庭,很快就到了何志波。站在被告席上,他的案情被快速陈述着,“被告,你认不认罪?”接下来的10多秒钟,仿佛停滞。台下200双眼睛都望向他,等待着。“认罪,也许就坐个十天半月的,而且还能减刑。不认罪,又得等庭审排期,再回到警局地下室继续蹲监。”左右摇摆的思虑,最终以怯生生的“我认罪”三个字来结束。

       “判监牢6个月,认罪减刑至4个月。”听到此判决时,波仔只觉脑袋发蒙。“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我绝不认罪。”直到现在,还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些许悔意。可一切都容不得再反悔,判决已下,立即执行,已经没有cut掉重来的机会,这不是在演戏,甚至连港片里常出现的审判锤,波仔也没看到,更别谈“我反对”这句经典台词会出现在这短暂的审判中。  广东凉茶

       如同是场梦!不曾想这一趟香港之行,在距离关口最近的汇丰银行,却成为了波仔离家最远的坐监之路。“还能怎样?收拾一下,准备迎接香港的监狱生活。”说这话时,波仔的表情很像是将赴一场没有准备的大考。


       3投监

       热闹之中的孤独

       4个月,再减掉公众假期,最后还得坐牢80天。宣判日就是他坐监生活的开始。在荔枝角拘留所呆了三天,波仔就被分到了东头惩教所。一道又一道的铁门在他的面前打开,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道门,一栋米白色七层楼建筑赫然出现在眼前。看多了香港电影,在他心中,监狱就是个地狱一样的地方。“打架、杀人、抢钱什么乱七八糟的,看不顺眼就是一顿暴打。最担心的是被鸡奸啊!《监狱风云》里不都是这样的吗?”再想起当时的种种担心,波仔显得极其不爽。

       374472,这个念起来有点绕口的号码,是跟随波仔这80天的囚号。进监前剃了个板寸头,X光系统环射搜查了全身。两套深棕色的囚服外加一张录有个人信息的ID卡,还有一双四季通穿的旧拖鞋,便是蹲监的全部家当。而只有在集体打篮球时,他们才可能临时领到一双布鞋。

       刚开始的几天,波仔跟家人联系不上,心理压力很大。白天他会小心翼翼地去一楼的工场做工、吃饭,休息时对着天发呆。到了晚上,就是辗转反侧的失眠。波仔的那间牢房住着10来个人,百来平米空间紧巴巴放下10多张上下铺高架床。长这么大,他从没有跟那么多人生活在一起过,拥挤热闹之中,深入骨髓的却是恐惧和孤独。偌大的牢房只有一个20厘米宽的方窗,透过这扇窗原本可以看到海景,却被著名的赤柱监狱全部挡住了。赤柱监狱是香港最大的高度设防监狱,曾是多部监狱电影的取景地。“世纪贼王”叶继欢、“雨夜屠夫”林过云、“屯门色魔”林国伟……这些传说中的赤柱监狱重犯,让努力向窗外眺望的波仔不寒而栗。

       夜间睡觉时,巡逻狱警十五分钟一班出现在门口。每个牢房里装着三个摄像头,厕所没有任何遮拦。通过蹲坑旁凸透镜的反射,站在门外的警察,可以将整个房间里每一个角落都收入眼底。


       4黑社会

       成了“黑老大”的知音

       “起初的半个月真痛苦。”波仔咂了一口茶,嘴里泛着过期的苦涩。香港监狱按照犯案轻重,分成好几种。而波仔所在的东头惩教所属于低度设防的机构,主要关押一些刑期将满或在惩教机构中表现较好,以及初次犯罪的人,刑期一般在3年以下,犯人可以在户外工作,生活相对较自由。 在香港监狱里,黑社会的派系斗争总是“风起云涌”,波仔说,东头惩教所也不例外。这些“黑老大”的年纪其实都不大,20出头,多因贩毒而被投监。初来乍到的新人,难免受到欺负。端茶倒水、铺床叠被、擦背拖地,波仔都曾被指派过。后来有两次,波仔忍无可忍,直接顶撞,对方态度强硬:四眼仔,不干就打你,睡着还弄醒你。可一个月过后,波仔已然没有了青涩,他会直接跟阿Sir说:他们恐吓我。这个办法还比较奏效,但只是在脱离了新人身份后才管用。

       波仔说,自己所在的监狱有三大黑社会帮派,他颇识实务地跟从了“和记”。帮主华仔与波仔年龄相仿,但个头更大只。为了能罩住底下人,不被其他帮派欺负,华仔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练肌肉,或者应该说是秀肌肉。光着膀子单手俯卧撑,或单挑装满水的大桶,都是必杀技。反复几十次后,汗如雨下、青筋暴起。每每这时,被超负荷运动憋得满脸通红的华仔,也会让波仔顿生怜悯之情:“当老大真是不易!”

       初进监狱最黑暗的半个月过去了,新人波仔逐渐悟到了一些潜规则:老大不可得罪,要善于做个倾听者;见阿Sir必须有礼貌,叫干啥没商量。话唠华仔特别喜欢跟读过大学的波仔神侃自己的威水史,譬如怎么贩毒、抠女、打架甚至嫖娼,又怎样在做了这些坏事后不被警察抓。每当此时,波仔会哼哈地听着,这是他从未染指的世界。“可是啊,我一个不小心,还是被抓了……抓了进来。”讲到结局,一直balabala不掉粉的华仔还是结巴了。能成为老大的“知音”,很好地保证了波仔稳坐不受欺负的“头马”位置。

       不站队但绝不能站错队。黑帮内斗是常事,波仔的监舍也不例外。五个对两个,小团伙间的内斗开始了,波仔居然被卷入其中。“那两个人威胁我,要我去举报另五个人。而另五个人又一个劲拉我入伙。”被夹在中间,他左右为难。可是结局令人哭笑不得,这个七人的黑帮小组,用投票的方式,将最不服从的异己分子逼出了这间牢房。波仔又一次得到保全。

       在监狱里,自然建立起来的等级是让他不敢忽视的。据波仔观察,在东头惩教所关押的犯人中,也有部分是内地人,多是因为来港打黑工而被投监。像波仔那样会说会听粤语的内地人,还有机会成为老大的“知音”。而那些只懂普通话的小年轻则天天被骂,更惨的要算年纪大又听不懂粤语的,只能被压着干粗重活。


       5四面墙

       三周后升级为“组长”

       犯了事进监的人,各有各的苦衷,通常不会相互打听。但在东头惩教所,有个大名鼎鼎的“骗假王”。在过去的两年,他拼命在淘宝上买各家医院的假病假条,骗出了很多带薪假期,白领了10多万薪水。最终他以诈骗罪被投监一年半,香港各大媒体称之为香港骗假最多的人。由于香港与内地法律体系不同,所以在这里,因一些“不可思议”的原因入刑的狱友并不少见,其中不乏超标带奶粉过关者。

       “坐牢,什么都没有,但有的是时间。大把时间让你去思考人生。”波仔说。哪怕是作奸犯科的黑帮分子,被关进来后都会乖很多。“因为监狱生活太单调,没有半点诱惑。” 东头惩教所的七层楼里,办公室、食堂、牢房、图书馆、医院、商店、工场一应俱全。周一到周六的白天,犯人们通常会分组在工场工作,这是他们唯一的挣钱渠道。工场分成了制衣、洗衣、装订、厨房等四大类。波仔被分到了装订工场,主要负责为香港各个图书馆所采购的图书装订硬封壳。切书、盖印、打洞、穿线,每个人负责一道工序,然后组成了一条顺畅的流水线。波仔负责穿线,每本书到他手里时,他都希望能多停留一会儿,给点时间翻看。这个愿望在三周后变成现实——旧人出狱,新人投监,一来二去,波仔升级为这里资历最老的,是大家公认的“组长”。混上了“组长”就意味着可以点人做事,善于总结的波仔很快领会了监狱老大们使唤人的要义——“他们怎么点,我就怎么点。”他言语间闪烁着狡黠的笑容。在工场里,他总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春风细雨般安抚着惊魂未定的新人们。而最令他满意的是,可以“点人”做事后,他终于有时间看书了,停留在手中的《钱眼看中国历史》、《龙族》等有趣的书,恐怕出狱后也再不会去翻。除此之外,干活可以得到报酬。干得越久,工资也越高。波仔的工资一开始是周薪50港币,按照每两星期涨30港币的幅度,等到刑满释放那周,他的薪水已经涨到了130港币。

       让波仔感到比较人性化的是,工场的工作时间是固定的,周一到周六,周日休息。每天上午9点到中午12点,下午2点到4点。而工作量通常是固定的,你只要在上午干完了一天的量,就可以在工场里自由做自己喜欢的事。看看书、聊聊天,甚至是躺在长凳上睡觉——只要有人愿意把位置让给你。而铁门之内更像一所学校,里面包括餐饮、基础会计、计算机软件应用等各类课程,犯人们可以自由选择课程,并参加公开考试。波仔亲眼见到,有狱友刑满释放时还拿到了计算机职业认证资格。

       在香港监狱,吃、住、看病等,都不用犯人花钱,但是到监狱内的商店购物就得花钱。东头惩教所的商店里,就有几十种零食、香皂、电动剃须刀、收音机等日用品。犯人要在商店购物,只能使用在监狱中工作所赚的工钱购买,不能由亲友在监狱外直接汇钱支付。亲友探望时,唯一能进入监狱的物品只有书。商店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有标价,最贵也最奇货可居的当属收音机,标价达100多港币,还得申请三个月才能拿到。每到晚上十点熄灯后,波仔和狱友们是何其盼望能有个收音机,来慰藉那些无心睡眠的漫漫长夜。


       6出狱

       写的日记被没收

       最可贵的是自由。再嚣张跋扈的华仔,也会时常端起日历翻来看去,掰着手指精确计算着出狱的日子。 波仔在入监的第二天开始写日记,全程记录了他所经历的牢狱生活。在最后一篇日记里,他的激动心情力透纸背:“监狱里青菜配肉片的生活,真的太寡淡了。出去的第一餐我得大吃一顿,来只烧鹅,还得肥腻流油的那种。”他还曾想过,搞不好这80天的日记能在将来变成一本书,“也许类似那本讲囚徒生涯的网络小说《四面墙》,但是,会不会有人看呢?”波仔边走出监牢大门,边反复琢磨。只可惜,这个写在练习册上的日记,由于涉及太多敏感内容而被没收了。阿Sir抛下的那句话,至今余音未了:要不它(日记本)留下,要不你跟它一起留下。想都没想,波仔选择了立马走人。这一天是7月23日,他大步跨出了最后一扇铁门,就像改过自新的狱友描述的那样,外面的天空的确要宽广的多。

       深圳读过书,香港坐过牢。波仔这80天的经历令90后小伙伴们倍感好奇,他得一遍又一遍地讲述这段“奇幻”经历。但是,当面对高中就认识的女朋友时,他失语了。“不提她,可以吗?”这是波仔第一次直接拒绝了记者的提问。他知道,出狱以后,还有好多事情要去面对。

       出狱后的波仔开始经营自己的网店,计划售卖一些品牌服饰,希望将学了四年的电子商务派上用场。“牢里走一趟,得到的财富要比教训多。空口无凭,立字为据,做什么都得讲证据。我栽了跟头,但绝不会有第二次。”波仔显然是乐观的。  广东凉茶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何志波在港的犯罪记录并不会进入内地案底。他所在的深圳大学管理学院表示,何志波在港的犯罪系无心之失,不会因此取消学籍和学位,犯罪记录更不会留档。因为坐监耽误了毕业论文,波仔将被延迟一年毕业。


深大学生香港坐牢记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深大学生香港坐牢记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法律问答

       不小心在港犯事了,该怎么办?为什么何志波被捕之后一直不能联系家人?

       律师:无论是内地警方抓了香港人,还是香港警方抓了内地人,都没有义务直接电话通知家属。香港方面是通过警务处的联络室,发出程序性文件,然后通过内地相关联络处去联系家属。由于这个程序需要时间,导致何志波在港已被判刑后,亲友却不知,误以为他失踪了。

       为何前一天被抓,第二天就上庭宣判了?

       律师:案件在内地的审理程序一般是从公安局到检察院再到法院,而香港则实行的是快速审理方式,只要事实清楚、证据完备,案件就可以直接从警局到法院。

       由于两地法律体系不同,遇到如本案当事人那样,在香港犯法或涉嫌犯罪却不懂法律的情况,该怎么办?

       律师:首先要充分利用香港法律规定的沉默权,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香港地区刑事诉讼中的被告人,都享有“沉默权”和“不受强迫自证有罪权”,然后想办法通知亲属。如果香港有亲属,可以通过香港亲属联系律师。如果在港没有亲属,则有权利要求在联系上内地亲友后才做口供。而本案中的何志波由于不懂法,一进警局,就一五一十地招认了。殊不知,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

       被投监之后,何志波的家属曾找过律师想上诉,最终放弃的原因是什么?

       律师:当事人已经认罪,上诉成功的可能性不大。此外,上诉需要5万港币的费用,只能争取减刑,但不能变更罪名。而在香港,上诉耗时比较长,相对于80天的短刑期来说,可能会出现还没上庭,犯人就已快出狱的情况。上诉同时也承担一定的风险,弄巧成拙还会加刑。

       在香港犯案会不会进入内地案底系统?

       律师:不会。两地法律体系不同。在香港被认定为犯罪,但在内地就可能不算犯罪。反过来也同样成立。所以何志波在香港的犯案记录不会进入内地系统,对他将来的就业、学习不会有影响,但对移民会有影响。

       这个案子如果在内地发生,是不是也会构成犯罪?

       律师:需要视情况而定。没有书面委托书,在知晓密码的情况下,拿家人的银行卡、身份证在柜台取钱,如果文件签名时写在委托栏,而不是本人栏,是没有任何程序问题的。如果伪造卡主签名,内地的银行会认为此行为不合规矩,不予办理。一般不会将此视为涉嫌犯罪而报警。所以,香港在这方面的法规较严谨,而内地则相对宽泛。

       (解答者为本案代理律师、广东深金牛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元勤)




       温馨提示:因这些“小事”在香港可能挨罚坐牢 

       公共场合骂脏话,最高罚2000港元坐监10天

       持普通票坐港铁头等舱,须缴附加费500港币,最高罚5000元港币

       郊野公园喂饲野生动物,最高罚1万元港币

       无纸张包裹,直接吐痰进垃圾桶,可能被罚1500港元

       与警员有肢体接触,或被控袭警罪

       对入境处虚假申述,最高罚款15万港元入狱14年

       入境只能携带19支香烟,超额最高罚款百万

       地铁内吃东西大声喧哗,最高罚款2000港元

       在露天场所非吸烟区吸烟,可能被罚5000港元





        广东凉茶如果有茶友喜欢该文章,请在下面“推荐”一下,加以转载时请完整引用,不可更改、删减,并注明出处,谢谢! (引用方法是点击右下方的“转载”,然后点击“发布”即可)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