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东凉茶

我曾经风华正茂,我曾经豪情万丈!

 
 
 

日志

 
 
关于我

从85年开始投身教育, 教书育人已经二十多年, 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 可不知为什么, 越教越感到困惑!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茶叶不安全  

2012-10-11 09:23:50|  分类: 污染与防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凉茶

中国茶叶,安全吗?

《新民周刊》699期  2012年7月23日

记者:张襦心

        

今年的峨桥市场,铁观音连遭重创。国际环保组织对茶叶农药残留的持续发难还未过去,最近又曝出稀土超标。

 

茶叶的不安全,使得茶馆的生意清淡

 

“铁观音的价格一塌糊涂。在产地,去年一斤100元的茶叶,如今只能卖到60-70元。而这两年人工涨得很厉害,尤其采茶日工资,安溪有的涨到120-150元,同比上涨了10%-20%,茶农都亏了。更重要的是,整个峨桥的进货量减少了30%。不仅是我们,全国各地的朋友、老乡都反映,销售都在下降,尤其是西北、东北的大城市降得会更多。”峨桥市场最大的经销商、绿源茶业的老总强世山告诉记者。

从80年代起,位于安徽繁昌县城东侧的峨桥就稳坐国内纯批发茶叶市场的龙头老大,被誉为“江南第一茶市”。一年几十亿的销量,绿茶占半壁江山,铁观音所在的乌龙茶系列占15%左右,茉莉花茶占到10%,黑茶、普洱占5%,剩下则是一些花卉类代用茶。  广东凉茶

从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摊位一路走过去,家家户户都在忙于给茶叶做最后的“美容工作”——捡茶梗,并无人起身揽客,当然也没有什么客户来询价。露天摆出的样品上,仍然间或可见“铁观音”的标牌。这是峨桥不同于国内其他以零售为主的茶叶市场的特点。每年清明过后春茶集中上市的时节,全国各地的经销商都来这里看货,然后这一年都不用再过来了,只需要打个电话,就能送货上门。而今年,任凭峨桥上游的安溪供货商如何磨皮嘴皮,他们都不敢多进货,担心下游不买账——市场才是硬道理。

铁观音的遭遇,只是我国茶叶安全问题的一角。在屡次农残、重金属检测上,不仅乌龙系列,绿茶、花茶、台地普洱茶都曾中箭。而茶叶问题,又是整个中国食品安全里面一个并不新鲜的话题。“每天入口的蔬菜、水果农残量,远高于茶叶。如果说茶都不能喝,那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强世山反问道。

 

福建泉州,安溪县中国茶都, 茶农茶商在茶都进行茶叶交易

 

98%的茶树都喷农药

在中国,茶之意义,非同小可。它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位列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一;又在文人墨客笔下逸兴遄飞,入道则羽化升仙,入佛则禅茶一味。卢仝有诗:“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袅袅丝竹,一盏清茗,正忘却尘嚣、神通苍冥,忽听耳畔传来“小心,农残!”该是何等尴尬?!

其实茶叶农残、重金属超标这个话题并非第一次走入国人视线,然而从未像4月11日“绿色和平”组织发布报告这般,在微博时代,引发民众如此高度的关注,更让地方政府、茶农、茶商痛苦不已。

王婧是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在2011年12月至2012年1月,王婧和同伴先后在北京、成都和海口,随机购买了吴裕泰、张一元、中国茶叶、天福茗茶、日春、八马、峨眉山竹叶青、御茶园以及海南农垦白沙绿茶等9家茶叶品牌18种茶叶,涵盖了绿茶、乌龙茶和茉莉花茶,价格在60至1000元一斤。为了确保茶叶品牌的真实性,所购茶叶都来自专卖店窗口,并且还按照茶叶包装盒上的条形码,一一进行了查证。随后,这些样品被送到了第三方专业实验室进行农药残留检测。结果显示,茶叶样本“均含有至少3种农药残留,检出的农药种类总数高达29种。其中6个样本含有10种以上农药残留,而日春803铁观音竟含有多达17种农药残留”。更令人担忧的是,天福茗茶的碧螺春、张一元和吴裕泰的茉莉花茶等11份茶叶被检出含有农业部明确规定不得在茶叶上使用的灭多威,八马和日春的4种铁观音被检出同样在茶树上被禁用的硫丹。海南农垦的白沙绿茶上,查出国家早在2002年便明文禁止在茶树上使用的氰戊菊酯 。

“4月底我去了一趟武夷山。在大红袍景区峡谷中穿越时,看到茶农在堂而皇之地打农药,当时没什么感觉。但后来看到绿色和平关于农药残留的报告,才知道现在咱们喝的茶叶原来很不安全。”一位酷爱品茶的互联网公司总监告诉记者。  广东凉茶

“只知道茶叶能排毒,没想到喝茶已经变成了喝毒。”有位老茶客也倍觉恐慌。下午茶已成为她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平日购买的茶叶价格不菲,至少都在每斤千元以上,但她坦言对农药残留是否超标,心里并没有多大把握,家人也很不放心。无奈,刘女士只好改喝白开水,或者费尽周折,请朋友代从台湾、国外买茶。在她身边,有这么一个茶人圈子,只买出口茶,或者自家亲友茶山上做出来的小品牌茶,产业化的内地茶绝对不碰。“国外进口茶叶,从来不像国内公司收茶那样,凭的完全是玄之又玄的‘吃、闻、查、看’,而是直接要‘茶叶农产品的农药检测报告’和‘重金属含量检测报告’。不仅这两个报告是必须看的,还要求必须是全球具有同步检测能力的 30 多家检测机构的报告。在中国,除了几家国际检测机构外,唯一受到世界认同的茶叶农残检测机构,就只有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舌尖上的中国》最近遭受批评,也是有声音认为制作方无视食材激素、化肥、农药超标,添加剂泛滥,一味粉饰太平。所以喝出口茶,尤其是出口到欧盟、日本的茶,还是比较放心的,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虽然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第一时间出来救火,回应绿色和平报告称:“所检茶叶样品全部符合现有国家标准,是欧标和国标‘打架’所致。”但将话题引入“欧盟贸易壁垒之争”,依然无法打消饱受“化学元素周期表”洗礼的国人疑虑。他们更希望得到以下问题的解答:茶叶是不是都会喷农药?农残超标是否真的很严重?喝什么样的茶才安全?

 

梅家坞村,茶农收集新鲜出炉的有机龙井茶叶

 

“农药,喷或是不喷,这不是问题。因为只要你是个有上进心的农民,或者你的茶树不是苍天大树,不生长在高山上,那一定得喷药。”一位茶界资深人士斩钉截铁地说。

有研究显示,农作物病虫草害引起的损失最多可达70% 。话说茶树的树种多喜阴湿的热带、亚热带气候,生长期需较高湿度,但这种环境恰恰最适宜各种昆虫和虫生真菌生存。而茶树从嫩梢至底下各个部位,均是害虫的美食。记者采访国内多个茶区的茶农,在这个问题上基本无异议。而来自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有机茶研究与发展中心的数据,也论证了这一说法:目前全国有机茶产量仅占茶叶总产量的1%-2%。换而言之,为了抗真菌和除虫,98%的茶叶在栽培过程中难免要用农药。而有机茶是不是真“有机”,尚且要打一个问号。

铁观音、花茶首当其冲

农药也是有成本的,请人打药花钱、花人工。有位种茶人告诉记者:“对茶农而言,肯定是能不打就不打。但只要发现有病虫害,影响他的经济效益了,那就非打不可。一般而言,春茶好于夏秋茶,绿茶的情况好于铁观音。”

记者在5月初抵达浙江一处绿茶茶园,看到十几位茶农刚修剪完茶树,茶园老板检查一圈后,叮嘱他们:“下次剪得再深一点。”

在广西桂南、桂北茶区,春茶后修剪多以轻修剪为主,这样可保持树冠高幅度,剪后新芽重新萌发,即可恢复茶叶正常生产。而这位老板表示,他选择深修剪、重修剪,是因为只采春茶,不做夏秋茶。

对茶树种植素有研究的竺君解读道:“以宁波地区的茶场为例,清明前虫子都还没出来。等天气转暖了,虫子出来吃点就吃点,反正来年摘的是新芽。一般不采夏秋茶,夏秋茶树修剪下来的枝叶被砖茶厂收购走作为砖茶原料,每斤2毛钱都不到,很多茶场老板宁可把它们铺在茶园做肥料。一来价钱实在太便宜,二来他们也不喜欢看到自己的茶叶被制成劣质砖茶。但绿茶也有做夏秋茶的。如果要采夏秋茶,没办法,必须治虫。每年的五六月份,是昆虫们开始交配的季节,它们要吃下大量的东西,才能繁衍大量的后代。不喷药,叶子都是虫洞,怎么加工?”

福建农林大学白婷婷在其硕士论文《安溪乌龙茶农药残留规律与稀土污染成因探究》中,对安溪县 5 个茶叶主产区(虎邱、西坪、金谷、感德和祥华)2009年夏季、暑季、秋季和 2010 年春季四季茶样的 10 种农药残留进行研究,结果也表明:四季农药的检出率排列顺序为:夏季﹥秋季﹥暑季﹥春季。

在历次农残检查中,铁观音和茉莉花茶为何会成为“重灾区”?   广东凉茶

竺君认为铁观音屡屡中箭,就因为高产。“高产的肯定是温度相对比较高、生长比较快的。气候热,肯定虫子多。如果没有农药化肥,是不可能保证鲜叶品质和产量的。”

铁观音自从被热炒之后,一年四季都采。更有“一年之计在于秋”的说法。春水秋香,意味着,春茶鲜叶含水量多,消水不及,所以大部分香气不够轻扬。而人们追求的香高韵浓,唯有秋茶。而夏秋茶,恰恰农药残留相对较多。此外,市场上廉价的铁观音,基本都是农药更容易残留超标的夏茶。

在福建,种植茶树的山头,除了整整齐齐的一排排低矮茶丛,一般都是光秃秃的。不但其他树种很少,甚至“寸草不生”——为了不让杂草争肥,茶农们广泛施用除草剂。“福建的茶园过度开发,森林越来越少,生态系统越来越脆弱,导致害虫极易滋生,越来越难防治。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不掺点高毒农药,就无法控制病虫害的原因之一。”一位对福建茶园农药使用行为做过专项调研的农学院硕士生表示。

至于花茶,对老北京人而言,爱喝茉莉花茶是出了名的。据说这都是因为慈禧太后最爱喝茉莉双熏,上有所好,下必效之。但在行业内,茉莉花茶的农残超标,也是出了名的。

“茉莉花茶的茶坯,来自福建、云南、广西、湖北、湖南、安徽等地。我以前做过茉莉花茶,都是用安徽的春茶配。即使头一年的夏天打过农药,一个冬季冷下来,农药残留会低一点,检测从没有发现过任何问题。不过安徽的茉莉花茶没有白毫,不像福建茉莉花茶毫锋显露,老百姓喜欢有白毫的,好看。而且现在做茶用的茶坯,大多是夏、秋茶。用于窨制的茉莉花花坯,现在70%都是在广西横县的市场采购,然后拿到茉莉花场加工,像张一元、吴裕泰的茉莉花茶都是如此。鲜花从5月份开采,最好的是在6-8月这三个月。这段时间,天气最热,虫子也最多,鲜花又是最吸引虫子的。一旦茶坯和花坯的源头没有控制好,农残双项超标,检测中茉莉花茶肯定排名第一。”皖南一位茶叶经销商告诉记者。

 

茶园里的“黄色革命”入夏以来,宣恩县茶农将24万片黄色粘虫纸板放入茶园,配合太阳能杀虫灯,消灭茶园害虫。

 

高毒农药禁令=废纸一张?

虽然只要是茶树,可能绝大多数都会喷农药。但正如果壳网上一位网友吐槽:“任何抛开剂量谈危害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农药残留,和农药超标,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检出残留,也不等同于茶叶不安全。

根据茶叶协会以及相关专家的说法,绿色和平送检的这批茶叶上查出的禁用农药,是几十年前残留在土壤里的。

但记者在福建明溪县农业局经作站吴瑞金的一篇文章《明溪县茶叶生产现状与发展思路》里看到,“明溪县的茶园有的还过量使用化肥和高残留化学农药。 ”   广东凉茶

“将检出禁用农药,归于土壤残留,其实是扯淡。比如呋喃丹这类高毒农药,本身就是用在土壤里的。而呋喃丹的危害性很强,喷完10年后,种出来的桑树叶子会毒死蚕。在茶树上使用高毒农药的现象确实存在。没有办法,那些一年采好几季的夏秋茶,你不可能不用,否则叶子肯定有虫洞,严重影响产量和品质。”竺君透露。

但茶树一般十来天打一次农药,半小时就打完了,这给媒体调查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即使天天蹲点或碰巧遇上了茶农在喷药,也不能说明对方的茶叶农残超标,更不能说明他喷的是禁用剧毒农药。要确定有人在“顶风作案”,必须抓住茶农使用的农药瓶。

走访之时,正值茶叶农残事件风口浪尖。不知是不是为了避风头,往日随手扔在田间的农药瓶,记者并未能发现;直接闯入茶农家中查看农药瓶,也不太现实。但从茶农的周边人群入手,还是可以寻找到突破口。

记者将随身携带的福建铁观音请一位茶商品鉴时,对方一口都不肯喝,最后直言:“福建大部分的乌龙茶,都是靠大量使用化肥催产,甚至不节制地使用农药。我们隔壁那家专做铁观音,我就跑去问他:‘你们家的铁观音打不打药?’他也实话实说,肯定要打药,而且他们村里,就有人前一天下午打农药,第二天一早露水一下去,就开始采茶。按照国家规定,茶叶在采摘的前7天必须停止喷洒农药。我到他家里面去,屋前屋后转了转,发现刚用完的禁用农药瓶子就扔在墙边。”

 

普洱茶的制作过程很讲究,一旦茶叶潮湿,很容易发霉

 

绿色和平组织的王婧,则在茶园亲眼见到过禁用农药。报告发布之前,王婧和3名同事、几名志愿者,大约用了半年时间,对茶园进行实地调查。“在福建安溪和浙江嵊州几个中国最大的产茶基地,我们在田间都看到了农民用剩的农药瓶。农户家中,更有去年夏秋时用过的药瓶,积攒了一桶就放在自家后院,上面写着‘灭多威’。”王婧回忆道。他们走访了8位茶农,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些农药是“违禁品”。

“很多茶农本身懂的就不多,到底什么农药已经被禁用了,怎样正确使用农药,没有人来认真指导,基本上都是凭着感觉打,或者看到其他人用什么,他就用什么。有时候用错了农药,一看没有治住虫,还以为是喷少了,就会加大药量,导致农残超标。不少茶农对毒性大的农药还会偏好,因为效果好,成本低。”上述茶商告诉记者。

但仅凭个别“点”上的现象,并不能确定整个“面”上中国茶叶的质量水平。采访中,几乎所有茶界人士,都告诉记者,唯一的方法,就是在茶叶零售环节检测。  广东凉茶

“以绿茶为例,鲜叶采摘下来,如果不马上进行加工,四五个小时之后,就无法再制茶。而送去检测,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出结果。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在收鲜叶的时候去检测,生产环节完全不可控。企业送检的样也是不能准确反映实际情况的。即使他卖的茶有问题,也会弄好的样去送检。”一位经常送检的茶商告诉记者。

这几年,零售端确实不断有违禁农药被检出。

例如2007年,广州市工商局对广州市内17批次的样品进行检测,甲胺磷残留量最高的为0.08mg/kg,乙酰甲胺磷不合格的样品有1批次,DDT不合格的有9批次。2008年,安溪乌龙茶被检测出农药残留项目超标。当时泉州局茶叶实验室检测的2809个茶叶样品中,检出禁用农药DDT、氰戊菊酯超标,严重影响当时茶叶的出口。

但茶商们也对记者坦言:“抽检也有猫腻,往往是关系好的企业不抽。即使检出来了,也经常缺少处罚依据。”

根据2005年10月3日我国制定的《茶叶中甲基毒死蜱、毒死蜱、二嗪磷、倍硫磷、乙酰甲胺磷、甲胺磷、伏杀硫磷最大残留限量》,甲基毒死蜱最大残留限量为 1mg/kg,乙酰甲胺磷为0.1mg/kg,毒死蜱为1mg/kg,甲胺磷为0.1mg/kg,二嗪磷为0.5mg/kg,伏杀硫磷为0.5mg/kg,倍硫磷为0.5mg/kg。

另根据《GB2763-2005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乙酰甲胺磷为0.1mg/kg,DDT为0.2mg/kg,溴氰菊酯为10mg/kg,顺式氰戊菊酯(来福灵)为2mg/kg,杀螟硫磷为0.5mg/kg,氟氰戊菊酯为红茶、绿茶20mg/kg;六六六为0.2mg/kg,氯菊酯为20mg/kg。

《GB26130-2010食品中百草枯等54种农药最大残留限量》文件,记者统计,适用于茶树的农残检测项目仅有7项,分别为:苯醚甲环唑,最大限量为10 mg/kg;草甘膦为1 mg/kg;除虫脲为20 mg/kg;硫丹为20 mg/kg;灭多威为3 mg/kg;噻嗪酮为10mg/kg;杀螟丹为20 mg/kg。

但在茶树上,我国2010年前已经禁用的农药有42种之多。常见的有:六六六,滴滴涕(DDT),甲基对硫磷,对硫磷,甲胺磷,内吸磷,三氯杀螨醇,氰戊菊酯(杀灭菊酯、速灭杀丁)、克百威(呋喃丹)。其余还有毒杀芬,二溴氯丙烷,杀虫脒,二溴乙烷,除草醚,艾氏剂,狄氏剂,汞制剂,砷类,铅类,敌枯双,氟乙酰胺,甘氟,毒鼠强,氟乙酸钠,毒鼠硅,久效磷,磷胺,甲拌磷,甲基异柳磷,特丁硫磷,甲基硫环磷,治螟磷,涕灭威,灭线磷,硫环磷,蝇毒磷,地虫硫磷,氯唑磷,苯线磷,氟虫腈。2011年6月15日起禁用灭多威和硫丹。

根据茶叶生产、饮用和出口的实际情况,农业部还建议禁用9种农药:甲氰菊酯,哒螨灵(速螨酮),乐果,噻嗪酮(优乐得),乙酰甲胺磷,杀螟丹(巴丹),吡虫啉,啶虫咪,三唑磷。

这意味着在这42种禁用农药中,有高达35种没有规定最大残留限量。归根结底,正因为权威部门到目前都没有确定至少35种禁用农药究竟残留多少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以至于此事变成了一笔糊涂账。即使茶叶中检出禁用农药,当事企业和专家也大可往“几十年前就残留在土壤里”一推了之,禁令几近一张废纸。

 

恩施玉露是我国目前保存下来的唯一的一种以蒸汽杀青的绿茶,采用一芽一叶、大小均匀的鲜叶为原料,其制作工艺及所用工具古老,分为蒸汽杀青、摊凉、揉捻、整形上光、烘焙 、拣选等工艺。

 

当然,对农药进行科学的风险评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制定残留最大限值时,一般会增加至少100倍的安全系数,偶然误食残留超标农产品,也未必会发生安全事故。而绿色和平公布的调查报告,如果按照国标,确实没有超出标准。  广东凉茶

“中科院有位专家提出,即使检出农残超标,但因为检测的是干茶,很多重金属和脂溶性农药是不溶于或者微量溶于水,所以实际人体摄入量并没有那么多。这个说法还是站在实事求是的立场上的。但对茶叶的要求当然是越高越好,而且我们也有不少茶叶是专门打欧洲市场的。”竺君认为。

王婧的观点则是:“有一些茶叶农药残留的含量,如果长期饮用会对人体产生一定的影响,导致人体内分泌系统破坏等后果。建立完善的茶叶供应链追溯体系,对茶叶的生产过程进行有效的控制,杜绝高毒剧毒农药的使用,并切实减少农药的使用量,才是一个真正负责任的企业。 ” 

上文中的皖南茶商则认为:“能让行业震动的,现在看起来只有经济利益。媒体一曝光,大家都不去买,从地方政府到茶农都急了。全国各地龙井茶的采购,基本上除了直接到茶农家里,就是从杭州的经销商那里进货。这次绿色和平的报告检出西湖龙井有农药残留,杭州的茶商朋友告诉我,现在只要在经销商仓库里抽检到的茶叶农残超标,一律烧毁。”

 

中国茶叶不安全 - 广东凉茶 - 广东凉茶

 

 

        广东凉茶如果有茶友喜欢该文章,请在下面“推荐”一下,加以转载时请完整引用,不可更改、删减,并注明出处,谢谢! (引用方法是点击右下方的“转载”,然后点击“发布”即可)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